新造·心梦想
首页 全部文章 IP什么火
IP什么火
电视剧《大秦赋》骂声一片,回本困难,且看动漫如何名利兼收
2021-01-18

电视剧《大秦赋》骂声一片,回本困难,且看动漫如何名利兼收。

近日,《大秦赋》收官,#制片人自曝《大秦赋》差点赔本#也上了热搜。

这部破圈引发全民讨论的历史正剧,豆瓣评分从最开始的9.1分,最终定格在5.9分,卡在及格线的边缘,足以证明观众对于这部“大秦”系列的收官之作感到十分的失望和不满,被网友骂上了热搜。

但是无论差评如何,网友如何抵制,《大秦赋》终究还是赚到钱了,那么免费给看的国产剧又是如何变现的呢?

1、 电视剧、电影营收

影视公司——卖片、广告、IP培养

投拍一部电视剧,一般都是现有好剧本(当然也有好演员,根据演员创作剧本),项目部提起议案,公司根据经费情况、过审概率拍板决定投拍,但是在正式投拍之前,为了减少发生损失的概率,会按照剧本内容,搭配主要的合适演员及导演,根据这部分内容,先行与电视台或者视频网站沟通,是否有购买需求,甚至签订预购协议(如果对自身的剧集非常有信心的,会先自行拍摄完毕后,在举行看片会进行竞拍),卖片这是一个收入保障。

一部电视剧,特别是现代都市剧可以涉及到多个可植入广告的地方,一般影视剧公司在立项后会与经常合作第三方公司对接,授权他们使用植入广告,由这些第三方公司去寻找合适的植入资源(大型影视公司有的会绕过第三方这个环节)。所以植入广告是电视剧公司的第二个收入来源。

IP的培育,对于都市剧可以植入的广告较多,但是对于古装、神话剧可以植入的广告相对较小,为什么仍然有投拍的呢?一方面可以培育自身的IP,IP的价值还有更多的衍生,如电影、游戏、周边产品,任何一个IP都是需要培育的;另一方面,神话剧以及古装剧价格一般都会比都市剧高(当然投入一般也会高一些)。

电视台(视频网站)——培养市场、注重长线

相比于影视公司,电视台(视频网站)的盈利模式则比较窄一些了,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广告(视频网站还有会员、点播费等,电视台可没有会员),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电视台以及视频网站大部分是亏钱的,虽然说广告、冠名权可以带来一定的收益,但是为了保持常年有剧,往往购片的成本很高,而每年能火的就那几个,所以说电视台与视频网站大部分利润都是亏损的。

以阿里巴巴为例,虽然在 2019 财年和 2019 年 3 月期间,优酷用户的同比增长分别约为 88% 和 50%,但是2019财年数字媒体和娱乐的营收为 56.71 亿人民币,运营亏损却达到了 38.54 亿人民币(优酷没有单独对外财报)。另外以上市的爱奇艺来说,2019财年爱奇艺总营收达到290亿元人民币(约合42亿美元),但全年运营亏损93亿元人民币(约合13亿美元)。

对于电视台亏损还能继续运营,主要是因为财政的补贴;而对于视频网站,亏损还能继续,主要有资本支持,优酷背后是阿里,腾讯视频背后是腾讯,爱奇艺背后是百度,为什么资本方亏损仍然愿意继续支持呢?一方面视频网站是其业务引流拓展的一环;另一方面参照美国的视频网站“Netflix”即可,随着用户版权意识以及收入水平的提高,越往后会员及用户人数越多,终有盈利的一天。

国剧与国漫,市场态度截然不同

在电视剧行业上,观看过《闯关东》、《大宅门》老版《三国演义》的朋友肯定能发现,电视剧的质量不进反退,精心程度重心偏向女性化,虽然其因也是市场下沉,但电视剧的表现无疑让网友失望,从而产生大量骂声,编剧导演也很无奈。

相反,国漫反而显得相对宽容的多,国漫《雾山五行》仅仅凭一个动作优秀的名号,就打出圈来,拥趸无数。

国漫《雾山五行》则凭借一张打戏的动态图片成为爆款

动漫产业已成为国家重点扶持的文化产业,国家为此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成立动漫基地,开办卡通频道等,但中国动漫产业的发展才刚刚起步。而日本作为世界动漫强国,已经形成完整的动漫产业链,产业运作模式完善。分析日漫,无疑可以对国漫的变现寻找借鉴。

2021新爆款日漫《工作细胞black

2021新番《无职转生——到了异世界就要拿出真本事》

日漫营收方式

动漫产业链通常包括以下四个环节:1.漫画创作与出版;2.动画片的制作;3.动画片的播出;4.动漫关联产品和衍生产品的开发。下图是一个比较理想的动漫产业链运转图。这个链条不仅是产品生产链,也是动漫形象及其品牌效应逐步形成和扩散的传播链,同时也是资金投入和逐步回收的价值增值链。

完善的出版流程

出版社和杂志社的漫画编辑自己组织大量的选题,漫画家根据编辑的选题先画出简单的样稿,然后把草图及说明文字等提交给出版社编辑委员会进行集体讨论。选题决定后,编辑再进行正式的选题委托,请漫画家进行绘画作业,完成后寄给编辑部进行编辑工作,最后校对。


日本动画片的资金筹集
日本动画制作公司一般不会单独投入大量的制作资金,均是由各类企业商家合资制作。


A.匿名组合方式
即把开展内容相关事业(注:事业是日本高频率使用的一个词,既有项目的涵义,也有产业的涵义)的动画公司集约为一家公司来经营,其他出资公司均只作为纯粹的投资者来分配所得利润。这种方式有不可避免的缺点——投资者无权过问事业的经营,无法对经营者进行有效的监控;同时事业的风险过高,对于一般投资人来说十分不利。

B.成立制作委员会的方式
这是当前日本动画业界最为普及的资金筹集方式。由各个出资公司成立专门的制作委员会来进行运作。制作委员会是为了有效调度资金而成立的,由出资公司一起签署《共同事业合同书》或是《共同制作合同书》来保障其正常运行。各出资公司(如出版社、影音公司、玩具公司、电视台等)的当事方一起运营共同的事业。制作委员会这个团体的实质构成人员也是各个出资公司所派遣的代表。
构成制作委员会的组合成员按照当初相应的出资比例来共同拥有动画作品的著作权。然后,各公司将动漫作品及其关联和衍生产品所得的收入(扣除各公司的手续费后)返还到制作委员会的银行账户上,接下来再按照出资比例进行收入分配。

C.银行直接投资方式
这是指动画制作公司将先前制作的作品的著作权作为担保,从银行取得资金的方式。银行首先会进行一次综合评估,包括企业评价、事业体评价、作品评价、事业计划评价以及对应期间评价等。如果综合评估合格,动画制作公司就可以用过去作品的部分著作权取得担保,从银行获得资金。新作完成后利用收入来返还银行的资金及利息。返还的利息与作品收入成正比。另外,参与制作委员会的公司有时也会以信托的方式从银行取得资金来运作。

动漫IP关联产品与衍生产品的开发

这是动漫产业链中获利最丰厚的环节,也是动漫企业实现利润回收的关键环节。日本动漫产业经过半个世纪的摸索,已经形成独具特色的开发和营销模式。

动漫关联产品主要是借动漫的人气,对原有表现手法进行改造,生产出与原内容有高度相关性的产品,如图书、音像制品等。衍生产品则是将动漫形象作为商标,充分挖掘动漫形象的人文价值和品牌价值,如玩具等。

日本动漫关联产品形式丰富。如漫画师品牌专卖店,店里有该漫画师的所有图书、杂志、动漫形象人偶、品牌玩具、文具等。日本动漫产业和游戏产业存在高度互动性,动画和游戏互借人气,或将人气动画改编成游戏,或将某款流行游戏改编成动画。动画改编的游戏往往从内容到背景及音乐都有极强的吸引力,但游戏改编的动画往往缺乏逻辑和魅力。

日本动漫与影视剧的关联也非常密切。比如曾红到发紫的漫画《娜娜》在改编成TV版之后,由于拥有超高人气又迅速制作了真人版电影《娜娜》,由日本著名歌手中岛美嘉饰演女主角,反响强烈,之后又推出电影《娜娜2》。这个例子很好地代表了日本动漫产业的产品开发机制。

另外,由于日本动漫中有大量优秀的动漫音乐。有些专门制作的音乐可以单独销售,于是有了专门灌制的CD。由于声优在日本动漫中的高人气,动漫发行商还会单独发行drama,制作声优演唱的动漫角色歌曲,灌制成CD发行。

在舞台剧和COSPLAY(角色扮演)方面,日本也做得比较出色。漫画和动画共同聚敛的超高人气能够给舞台剧带来票房,但舞台剧更多地是答谢漫迷对作品的热爱,并以这种形式加强动漫形象的品牌认知。COSPLAY则多是爱好动漫的社团自行发起,基本局限于购买依据动漫人物形象而制作的相关服饰及道具,在舞台上走过场,也有简单的剧情演绎。庞大的漫迷数量使COSPLAY在日本发展成一个相对独立完整的产业。动漫中的服饰及道具在制作成COS道具时还会以版权形式收益(这其中不包含漫迷手工制作的COS道具)。

中国动漫行业进入发展快车道 商业模式、盈利模式待解

国漫行业进入发展快车道

魏无羡、蓝忘机、漫威英雄、狐妖小红娘苏苏、火影忍者……近年来,随着泛二次元用户规模不断增长,作为文娱行业细分领域之一的动漫行业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爱奇艺、腾讯、B站等纷纷加大对动漫领域的投入,动漫行业进入发展快车道。

动漫市场空间巨大——得益于电脑手机等技术升级换代,互联网的快速普及,动漫用户群体由线下向线上转移,动漫传播成本快速下降,以及新生一代(90后、00后为主要群体)对二次元文化的接纳,中国动漫产业发展进入了快车道。

商业模式待摸索 行业变现渠道长

如何通过一个更好的商业模式来撬动国内动漫电影市场,成为此次业内人士热议的话题之一。

“动漫行业整个的变现渠道是很长,不像外卖等新经济,可以很清楚看到变现渠道。”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耿聃皓谈到,过去,中国动漫产业主要靠补贴,随着补贴逐渐减少,逼着动漫行业做更多变革和创新。

所有的动漫作品是我们创意的源头和产业链起源,我们后面所做的衍生品,如主题公园,舞台剧和图书,所有的产业链合在一起,才能真正打造一个真正的大市场。

《中国动画电影发展报告(2018)》显示,34.1%的观众对电影来源偏好选择电视动画片电影版,26.2%观众偏爱选择经典动画片重启翻拍的电影,24.6%的观众偏爱选择经典故事重新演绎,不难看出,观众在选择过程中,更加青睐于经典的、大IP动画电影。

反映在动漫产业上游,则是动漫电影创作者对题材的选择偏爱。2018年1~12月,备案公示的动画电影共131部,取材传统民间故事的作品超过了1/3,而山海经题材的项目有16个,占比超过10%。

“中国文化是我们创造IP的一个根。”《喜羊羊与灰太狼》总导演黄伟明认为,最好的营销就是把作品做好,做到最吸引人,后面很多商业模式都能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