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造·心梦想
首页 全部文章 IP什么火
IP什么火
专访分子互动CEO徐博:腾讯B站1亿元投资将被花在这些地方
2021-01-29

动漫IP开发企业分子互动近日完成由腾讯领投、B站跟投的1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
 
分子互动是一家以动漫IP孵化开发为核心的综合文化公司,业务包含漫画IP孵化运营、动画制作、潮玩及衍生品开发、IP授权及内容营销等模块。
 
该公司旗下拥有《非人哉》、《万圣街》及《有兽焉》等知名动漫IP,漫画内容在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及哔哩哔哩漫画、腾讯动漫、快看漫画等漫画平台累积了数千万粉丝和近百亿阅读量。
 
分子互动创始人兼CEO徐博表示,分子互动是一家具有社交媒体传播基因的公司,其对内容创意、传播渠道和运营策略的重视,从选题阶段就已开始。
 
“如今平台和社交媒体的媒介环境不断变化发展,分子互动从前置层面开始适应变化,琢磨什么内容更受平台用户喜欢,什么内容能超出期待、在传播上有便利,运营层面的活动策划、粉丝氛围的培养等都被纳入考虑中。”
 
2018年3月,分子互动与企鹅影视联合出品、分子互动自建动画团队制作的首部漫改动画《非人哉》登陆腾讯视频及B站,已上线的72集累积播放量超过25亿,豆瓣评分9分。第二部漫改动画《万圣街》与企鹅影视、天闻角川联合出品,已于2020年在腾讯视频上线。

 


 
徐博告诉雷报【微信:leinewspaper】,泡面番介于当前的纯竖屏短视频和传统长动画剧集之间,本身是比较成熟的动画品类,同时也是最适合四格条漫IP动画化改编的形态。“2015年做漫画时赶上了条漫红利时期,2016年做动画时又出现短视频潮流。我们结合对平台、传播环境和粉丝的认知,在不断探索后形成了今天这种内容孵化模式。”
 
2020年初,分子互动将公司愿景归结为“做一个生命力旺盛且不断给人惊喜的文化公司”,既希望做出让受众惊喜的作品和产品,又敢于拥抱商业化,维系企业生命力,在创作属性和商业属性二者之间做推进、找平衡,在探寻多元变现方式的同时避免IP价值损耗、延长IP寿命。
 
“在日本、美国等成熟市场,延长IP寿命有先例可循,同时需要本土市场的新变化辅助适应,如相对长时间的内容更新、内容优质程度和普适性等。变现模式的选择则取决于IP方所处的环境和耐心:成熟的商业环境能让相对好的IP有持续盈利能力,让内容创作保持自如的状态,从而让公司经营下去;好的合作伙伴则能帮助IP方做不同层面的开发。”
 
目前,分子互动的主要的变现方式包括潮玩衍生品、IP形象授权、品牌广告合作、内容版权、to B服务和委托制作等。
 
“衍生品是IP变现非常重要的途径,而潮玩是成规模的衍生品里比较成熟的品类,我们自然就会拥抱它。在国漫领域,我们做潮玩探索属于比较早的,在出动画之前就有尝试。”
 
早在2016年,分子互动就与ACTOYS合作推出旗下IP首套潮玩盲盒,在2019和2020年与泡泡玛特合作推出了发呆哪吒等4个系列潮玩盲盒,成为潮玩领域最知名的国漫IP之一。
 
据徐博透露,潮玩的营收来自外部合作渠道及自营(品牌店电商售卖)的收益和授权金等。分子互动和泡泡玛特、ACTOYS合作的潮玩产品全渠道零售额已经达到亿元规模。
 
徐博表示,分子互动在潮玩赛道的打法是“入乡随俗”,尊重潮玩领域的规律。“作为非纯潮玩IP,我们首先要认清自己作为国漫IP的优势和劣势,打法就是适应这个品类,深入研究潮玩消费者的喜好,做出优秀的策划和产品设计,给潮玩玩家惊喜感。目标则是更加适应潮玩领域的特质,从国漫领域里比较知名的潮玩品牌,不断向整个潮玩领域的头部品牌IP迈进。”
 
IP授权及内容营销方面,分子互动与必胜客、雀巢、微软、松下等近百个知名品牌完成合作,客户涉及快消品、游戏、互联网服务、汽车、消费电子产品等品类。
 
除品牌方之外,分子互动也备受资方青睐。此前,分子互动曾于2018年完成由引爆点资本领投、如川资本跟投的A轮融资;于2019年获得腾讯TOPIC基金数千万人民币A+轮投资。本轮资方腾讯和B站也与分子互动保持着长期合作关系。
 
“我们和两大平台一直都有比较广泛的合作,在合作基础之上建立了联系,未来会持续并扩大合作。资方对于团队的经营思路、经营能力和自有IP本身价值较为认可。”
 
分子互动表示,本轮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漫画、动画及潮玩衍生品等相关业务人才的扩充与培养,提升创造力和产能,并通过动画电影等重度内容形态对于已有IP进行深度开发,通过潮玩衍生品扩大IP变现规模,通过漫画新作储备潜力IP。
 
徐博透露,在IP孵化的整个过程中,动画电影和游戏对于扩充IP体量十分重要,并承担着作为主要营收方式的期待,是“一定要做的事情”。
 
“目前游戏正在尝试阶段,相对长的周期需要充分的准备工作,所以我们会比较慎重。做IP需要耐心,潮玩、电影、游戏都一样,只吃IP本身的影响力没有用,产品本身要优秀,才能得到应有的价值。IP在其中要起到正面作用,不能仅依靠IP去放任尝试。如果一味追求快速产出,做出来的东西质量欠佳,那对IP就只是一种消耗。”

 

文章来源:雷报【微信:leinewspaper】
作者:孔媛
编辑:努尔哈哈赤